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 企业文化 > 文学园地 >

在凛冽和欢喜之间

发布者:刘晓 时间:2016-12-22 15:31:34

       南国,渐渐入乡,入年俗;情更怯,更冷,所以凛冽。还是欢喜的。梧桐山有冰凌,晶莹的树叶,脉络历历,像归家的路,剔透,仿佛梦醒,正在村口的大榕树下发呆,也有可能是大槐树。一只老黄狗,倦怠地看着你,眼眸苍黑。
       想象中的冬,无非是红泥小火炉,把杯玩味。雪色洇上来,盈于窗,盈于睫,看跟前的人儿,清瘦如梅,于是怜惜。也怜惜自己,万里江湖憔悴身,难求一醉。
想不到的冬,会有雷电、暴雨和冰霰,还有从地板上沁出的水雾。四处混沌,萧瑟的风漫卷,曾经挺拔的棕榈愀然作色,一点点地灰下去,俯低,更低,粉艳的紫荆花委地,彼此心照不宣地沦落,也是蛰伏。
       老黄狗仍然看着你,你没有进村,也不似要出村。你似乎冻僵了,远处,零星的鞭炮在响,稚儿在笑,婆娘们在指桑骂槐。你一时痴绝。
       这,其实不是你的来时路。
       白炭火盆,烧得很旺。你读书,指尖微凉:“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。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”读久了,就是不足为外人道的桃花源。还有,就是年久失修的终南山。你读出了宿命,循味而至。
       南国,窗外雨如注,隔着玻璃,你哂然一笑。过往,只是袖手负暄。温暖了太久,也麻木了太久,这个凛冽的冬天,竟是有了一种活力。否极泰来,有关信仰的力量。年关将至,大家互相祝福,你欢喜地看着,觉得与这世事相互熟悉了。它开示于你,你洞察入微。
 

上一篇:第一页

下一篇:慢生活

返回